投注足球比分|怎么查足球比分的水
返回首页
数据CURRENT AFFAIRS
数据 / 正文

2019年一季度中国杠杆率报告:

重心偏向稳增长 宏观杠杆率再度攀升

  5月28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联合发布的《中国杆杆率报告·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开局良好,经济增长甚至“超预期?#20445;?#20294;是宏观杠杆率再度攀升值得注意。在面临内外部不确定性增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情况下,突出稳增长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如何保持定力、坚持结构性去杠杆,仍是未来政策面临的严峻挑战。

  总体上看,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即宏观杠杆率)在2019年一季度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已达历史高点。包括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实体经济杠杆率由2018年末的243.70%上升至248.83%,增长了5.1个百分点。从结构上来看,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反弹最大,居民部门和地方政府杠杆?#23454;?#22686;幅也很明显,金融部门杠杆率继续回落。

  报告认为,2019年一季度总杠杆率上升,主要原因在于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23454;?#25856;升,居民和政府部门的杠杆率小幅上升的趋势并未发生变化。各部门杠杆率呈现以下特点变化:

  居民部门杠杆率仍攀升较快。一季度上升了1.1个百分点,从53.2%升至54.3%。2008-2018年这10年间共上升35.3个百分点,年均增幅3.5个百分点,可见居民杠杆率增速与过去10年历史平均增速基本一致。居民贷款规模达到49.7万亿,其中中长期消费贷30.5万亿,占比61%;短期消费贷8.7万亿,占比18%。住房按揭贷款是中长期消费贷款中的最主要部分,2018年末达到25.8万亿,占全部居民贷款的54%。短期消费贷款增速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是拉动贷款余额上升的主要动力。居民短期消费贷的风险值得重视。

  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大幅反弹。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出?#33267;?#38750;常明显的反弹,从153.6%升至156.9%,仅一个季度就上升了3.3个百分点。从融资工具来看,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上升主要归因于贷款上升,企业从银行获得的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7.6%,GDP占比也从98.9%上升至102.1%,是企业部门杠杆率上升的主要原因。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19968;?#31080;等影子银行融资工具规模基本保持稳定。三者总计由2018年末的24.02万亿微升至24.04万亿,占GDP的比例由26.7%下降到26.2%。企业债余额从2018年末的20.13万亿升至20.79万亿,占GDP比例从22.4%升至22.7%。从融资主体看,国有企业债务仍然占大头。

  地方债发行前置,地方政府杠杆率增幅明显。中央政府杠杆率从2018年末的16.5%下降至16.2%,下降了0.3个百分点;地方政府杠杆率由2018年末的20.4%上升至21.4%,上升了1个百分点;政府总杠杆率从37.0%上升至37.7%,上升了0.7个百分点。一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进度明显前置。当季共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11847亿元,相当于2018年底提前下达的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85%,也占到“两会”期间确定的2019年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38%;此外,共发行地方政府置换债券2219亿元。一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合计发行14066亿元,环比大幅增长1.85倍,同比大幅增长4.41倍。一季度城投债发行规模?#26377;?018年四季度以来的增长趋势。城投债存量从7.7万亿上升至8.0万亿,增长了3000亿规模,环比增长4%。相比来看,2018年全年城投债增长了不到5000亿。可见稳增长的政策选择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监管趋于边?#21490;?#26494;。

  金融部门继续缩表,杠杆率仍在下降。金融部门杠杆率仍在下降,银行表外业务明显收缩。资产方统计口径的金融杠杆率由2018年末的60.64%下降到60.54%,下降了0.1个百分点。负债方统计口径的金融杠杆率由2017年末的60.94%下降到59.42%,下降了1.5个百分点。从银行的角度来看,一季度商业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速为8.2%,较去年有所回升,但增幅主要来自于银行贷款的上升。银行同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仍然在下降,从20.5%下降到20.2%,已降至2012年的水平。

  ?#28304;耍?#25253;告建议,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更多从体制上作文章。一季度杠杆?#23454;?#22823;幅回升主要是由于企业杠杆?#23454;?#26174;著上升。但如果对企业杠杆率进行拆分的话,六成以上(一季度达到68.2%)是国有企业债务;在国有企业债务中,超过五成是融资平台债务。也就是说,在近160%的企业杠杆率中,有很多是与国企、地方政府直接相关的。所以要遏制债务攀升的势头,关键是处理好国企与地方政府的债务。中央推出从体制机制上抑制国有企业与地方政府加杠杆的举措,对于?#19981;际?#26426;制、打破刚兑和减弱隐性担保都将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这样的改革努力,不要因为重心偏向稳增长而放弃。

责任编辑:杨晶贻
相关稿件
投注足球比分 山东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鸿运十一选五走势图 四肖三期必开期期准 时时彩宝典老版本420 陕西快乐十分最新预测 快乐三张牌老版本3.3 福彩欢乐生肖中奖规则 20190414024快乐十分结果 梭哈28张什么牌 好运快3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