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注足球比分|怎么查足球比分的水
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雁歸蛩病可相思?

  “圃露庭霜何寂寞,雁歸蛩病可相思?”林瀟湘魁奪菊花詩的水平吾儕未必能夠達到,但是其發問的姿態值得回味。人家問出了自己的身世,問出了自己的心事。接著上周“立名”的新聞發問,我們想知道:不加“國酒”二字,茅臺是不是就不再“香飄國酒門”了?宋慧喬與宋仲基結婚離婚究竟干卿何事?而數百所“野雞大學”是如何堂而皇之地網上行騙的?

  

  襟抱誰開,登樓縱眺

  江山如此,有酒盈樽

  這是明朝后期大臣、學者朱國楨題漢口襟江酒樓的嵌“襟江”二字的聯語。

  “襟抱”者,胸懷、愿望、抱負、志向也。老杜《奉侍嚴大夫》詩:“身老時危思會面,一生襟抱向誰開。”

  “把酒問當世,先生小酒人。”如今的漢口,能否找到“襟江酒樓”舊址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聯語顯示了“大酒人”的胸襟。“我一把拉開胸前的拉鏈,風,請進!陽光,請進!世界,請進!”否則,就是“小酒人”,喝悶酒的,像魯迅筆下范愛農。

  而且,有關酒樓的聯語,浩氣四溢者頗不少。如“一笑大江,橫看樽前帆影東西,好趁晚潮歸粵海;幾人詩句,好問襟上酒痕多少,未輸明月醉揚州”。如“旗展春風,天上一星常耀彩;杯邀明月,人間萬斛盡消愁”,等等。

  以“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的瀟灑,衡量如今的“再見!國酒茅臺”的現實,實在不必要慨嘆“貴州再無國酒門”。

  沿著渝湛高速西行,至“美酒河”已經可以嗅得幾分茅臺的香味。有關茅臺酒的故事,出一部百萬字的“大典”綽綽有余。“江山如此,有酒盈樽”;不著一字,盡得風流。所以,為什么一定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申請“國酒”的“專寵”乃至“必欲壟斷而后快”呢?

  同理,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各有自己“有酒盈樽”的文化大觀,為什么一定要去湊“國酒”熱鬧呢?

  換句話說,倘若不注重質量,守不住信譽,名聲再“如雷貫耳”又能堅持幾天?曾幾何時,某“古酒”投了大把銀子,在央視當了一年“標王”,真是家喻戶曉,享譽八方,而今安在哉?恰如世界聞名的麻省理工學院,一百多年來從不更名,仍然是眾望所歸的教育界翹楚,倘若改為“美利堅理工學院”恐怕還會成為笑料也。

  筆者唯一擔心的,還是那句老話:行政成本。看到“6月29日,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工人正在拆除貴州茅臺酒廠大門上的‘國酒’字樣”的圖片,筆者想到的是,“國酒茅臺”改為“貴州茅臺”,從大門到街區,從戶籍到廠區,是不是又要出現“連鎖反應”,而其他各省有涉“國酒”字樣的廠家是不是也有同樣問題呢?

  若能杯水如名淡

  應信春茶比酒香

  這是啟功先生的自題。

  關于先生的“形狀”,他自己的《沁園春》早已總結到位:“檢點平生,往日全非,百事無聊。計幼時孤露,中年坎坷,如今漸老,幻想俱拋。半世生涯,教書賣畫,不過閑吹乞食簫。誰似我,真有名無實,飯桶膿包。偶爾弄些蹊蹺,像博學多聞見解超。笑左翻右找,東拼西湊,煩煩琑琑,絮絮叨叨。這樣文章,人人會做,慚愧篇篇稿費高。收拾起,一孤堆垃雜,敬待摧燒。”近年來,每學年第一課的課間,筆者都要放一放那段名為《啟功軼事》的視頻,讓弟子們明白當年臨近“鳥呼”(比“烏呼”多“一點”)的老藝術家啟功是如何看待名利的。

  無奈雖經“教導”,關注“明星”的弟子還是比效法啟功先生的多。這也難怪,亟待文化補課的小朋友們與吾儕50后、60后的“代溝”,斷不會因為中小學課本里增加了一些唐詩宋詞而即刻改變“追星”的習慣。一切都需要時間,我們有耐心等待,也會做好弘揚傳統文化與教書育人的活計。

  只是,“春茶比酒香”的“淡泊”要來自“杯水如名淡”的情懷,這個情懷的培育需要“從我做起”“從小做起”——這是“三觀”的潛移默化,與“五官”的基因遺傳是不同的。

  之所拉拉雜雜說許多,是因為2019年6月27日韓國娛樂圈金童玉女宋仲基和宋慧喬因離婚事件共同上了熱搜后,6月28日“韓網熱搜第一居然是宋仲基的爸爸。因為“雙宋”的離婚事件,宋仲基的爸爸也遭到有些網友的攻擊。據韓國媒體報道,疑似宋仲基爸爸不滿宋慧喬年紀太大,結婚后不好好照顧家庭,事業心太強,沉迷于工作不生寶寶。但隨后就有媒體爆出,在宋慧喬新劇《男朋友》上演時,宋仲基爸爸通過短信幫忙宣傳,間接澄清了不滿宋慧喬,打破了謠言……

  簡單總結一句:“二宋”引發的關注,僅次于剛剛結束的G20峰會。

  然而,無論哀悼愛情的,惋惜偶像的,展覽豪宅的,還是挖掘緋聞的,維護隱私的,推出父輩的,能不能稍微消停一下呢?

  《南唐書·馮延巳》:“延巳有‘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之句,元宗嘗戲延巳曰‘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借其句型,人家結婚離婚,“干卿何事”?“曾經那么美好的愛情”,我們記住了,點贊了;“長時間的等待,終于等到對的人”,好,茶香酒香也就都有了——為什么一定要強求偶像的鞋子舒服一輩子呢?曾經的“影后影帝”“歌后天王”走馬燈一樣,你方唱罷我登場,風騷領住了嗎?

  何時能看到明星的分分合合淡然一笑,繼續欣賞《啟功軼事》,“追星”的路向尚可不偏也。

  邪佞每思當面唾

  清貧長欠一杯錢

  這是杜牧詩作《商山富水驛》的頸聯。杜牧的爺爺杜佑是宰相兼學者,可謂“富三代”。然而,這位“贏在起跑線上”的詩人的志向,卻是“平生五色線,愿補舜衣裳”,事業心與正義感躍然紙上。殊不知“世味秋荼苦,人間直道窮”,自己也落得“清貧長欠一杯錢”,缺少了“硬通貨”支撐,則“鳥去鳥來山色里,人歌人哭水聲中”的佛家情懷亦難以持久也。但是,這一切并不妨礙其嫉惡如仇的“邪佞每思當面唾”的正直,這是難能可貴的。

  引用此聯者,憤慨于北京郵電大學被誤列為“野雞大學”也。

  2019年6月26日有媒體報道,北京郵電大學發出嚴正聲明:自2019年6月24日起,個別媒體轉載《高考分數線陸續出爐,填報志愿警惕這392所野雞大學》的文章,文章中引用2018年6月26日人民日報微博文章《392所野雞大學曝光名單》,轉載媒體混淆原微博中關于“中國郵電大學”的提法,錯誤編輯刊載為“北京郵電大學”。該事件對我校聲譽造成極其惡劣影響。

  “野雞大學”之可惡,在于“李鬼”假冒“李逵”設立網站,一旦考生使用搜索引擎搜索網上填報志愿系統網頁,即可能誤入其網站,使自己填報的志愿信息無效,并造成考生密碼等個人信息泄露甚至被騙去錢財,耽誤就學大業。

  筆者對于“微時代”僅僅知道皮毛,更沒有注冊過網站,但是,憤慨在于這“392所野雞大學”是如何輕易注冊成功的?為什么去年的“野雞大學”今年仍然沒有清除殆盡?如果已經根治,為什么還要發出所謂的“警惕”擾亂視聽?我們的主流媒體為什么不立即、干凈、徹底地“當面唾”之,以正視聽?

  緊接著,人民日報作出更令人憤慨的回應:2019年6月24日,某財經媒體轉載人民日報去年6月26日發布的微博文章《392所野雞大學曝光名單》,混淆原微博中“中國郵電大學”的提法,錯誤寫成“北京郵電大學”。某商業網站在轉載該財經媒體報道時,不經核實將來源標注為人民日報。

  網絡亂象因網絡的傳輸與覆蓋面而貽害無窮,不從重從快予以治理,則年年高考前后總會有奸佞渾水摸魚——唯愿今年是“中國郵電大學”之流的滅絕之時。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投注足球比分 黑龙江体育彩票网 pk10教你快速看会走势图 老时时彩3老时时彩360走势图 新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全部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贵州生肖时时彩官网 安徽十一选五手机版 重庆快乐十分彩手机软件计划皇家 沙滩排球比分直播网